三峽藍(藍染 × 文創 × 手作)

三峽藍:咱ㄝ故事

一、我們的三峽藍(藍染公園)

         當初為了研究三峽在地文史而進入藍染這個領域,也隨著一群同學,共同研究這祖先留下來的傳統技藝,我們為了更深度的探尋藍染,進而入主三峽藍染遊客服務中心,卻是發現越是深入,越是讓人著迷不已。

        在台灣,藍草的種植與藍靛的生產始於荷據時期,並伴隨台灣早期的歷史共同發展,而三峽更是其中的染布街,即使到現在,三峽民權老街總共約100個店面,還留有9間染坊的牌樓。

        三峽藍。

        我們所追求的「衣的價值」,僅僅就是回歸它最單純而美好的部分,並且給予這個環境一個可以修養生息、呼吸的空間,三峽藍這個品牌所象徵的,就是無毒、環保、並且給予孩子們一個更好的空間與資源,這樣的價值。

而您對藍染服飾、加工品的喜愛與堅持,就會是衣的寧靜革命。


二、衣的革命

       (一)化學成衣的隱憂

近年來,食的問題,一直社會大眾所關心的,然而在食衣住行育樂中,很少人注意到衣的方面,去關心潛伏在衣物中的有毒化學物。這些化學物質除了可能會對身體健康構成潛在威脅,更有一些有毒化學物,還會隨著清洗或廢棄等途徑進入江河湖泊,污染我們的自然環境,並透過食物鏈,間接影響人類的健康。

(二)時尚?快速時尚?

除此之外,現今的快速時尚後頭,也隱含著各式各樣對「環境」、「人」的暴力。

過去的時尚品牌一年僅有一次新品發表,然而隨著工業化的大量生產及全球化的商業市場經營,讓衣的商品銷售跨越國界的藩籬,也讓製造得以外包給遠處的開發中國家。

九零年代末、二十一世紀初,服飾品牌發現它們可以把產品丟到孟加拉、東埔寨…等等落後國家去製作,孟加拉的成衣廠工資為每人每天2美元,而東埔寨更是一度為了爭取升到5美元的基本工資,而爆發抗議,造成大規模的勞工在鎮壓中身亡,而如此低廉的人力成本,自然給予售價相當的下降空間。

除了價格低,另一個就是速度;過往的時裝是一年一次新品發表,或一年春夏/秋冬兩檔循環,到了現在這些平價品牌多數標榜著從設計圖到製到上市只要短短的「兩三週」,衣物變成便宜即可擁有的代名詞,成本低,售價廉,推陳出新快,大量的買衣換衣,整個時尚產業的生態系統被重新定義。

售價的降低,除了質料變差,設計偷懶,最後終究回到人力。事實上各大品牌都屢屢爆出外包工廠,非法雇用童工、勞動超時超量、工安設計不合格、棉花的種植與基因改造、便宜快速的化學染造成的生態環境污染…等等。這是一場貪婪與恐懼、權力和貧窮的故事。

事實上,回到衣服的最終目的,就是為了保暖禦寒,隨著時代的演進,穿衣變為帶有自我表達、與人溝通…等等社會/藝術意涵的美好的事。